Innocence.

对喻王/王喻保持仅有的一分纯真。

【喻王】热心市民喻先生

•原著向私设ooc慎入

•日渐搞不懂自己想写什么

  对于一位运动员,尤其是电竞运动员来说,致命的伤是什么伤?

  “手残了……等等,你突然打电话问我这个……?”

  王杰希还想调侃两句手残不就是你嘛,意识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赶忙将通话切成视频通话,并且祈祷喻文州没事。

  “嗯……你别生气,路上碰到个电瓶车要撞一个孩子,就上去救了一下,你看公安局还给我发锦旗呢。”

  右手打着石膏的喻文州十分别扭地将锦旗展示给王杰希看,“热心市民喻先生”七个大字摆在那里,王杰希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

  “我估计过会儿新闻该播了,弘扬社会正能量,你男朋友多棒是吧。”

  “要是喻先生能够不把自己伤着我会更满意的,让黄少天这两...

·BGM:In your breath(乐正龙牙(四舍五入老叶兄弟?))

·剪辑:凌泠

·奶奶你关注的up主更新了

·来自一个文手的不务正业

`题目叫这个因为我就日常剪一半,两个人素材的差距真的疯了)

【王喻】Good Night.

•原著向私设ooc慎入

  “晚安,好梦。”

  王杰希侧着身子,将怀里人儿的被角掖好,在他紧皱的眉头上轻轻碰了碰,却未料到那人一个激灵,发出一声嘤咛。

  “……你吓死我了。”

  喻文州切实经历了一把,宛如坐过山车突然俯冲下去一般的失重感和恐惧,睁开眼就看着爱人紧张地盯着自己,神色有些迷茫。

  还有点生气。

  发生什么了……

  “抱歉我没想到你睡眠这么浅,而且看你可能做噩梦了……”

  “我跟你港,我距离完全睡着的前一秒被你碰醒了,给我等着我补完觉再起来跟你算账。”

  “是是是……”

  喻文州睡觉真的挺浅的,除非睡前特别特别累比如说被爱人咳咳咳咳咳。

  因此,王大队长总是义正言辞地说,为了你的睡眠质...

【喻王】神奇海螺喻文州

•可能是原著向吧私设ooc慎入,又双叒叕跑题了

•大家首页都是活动的宣传我就不转发了昂

  王杰希啊,我和他很多年前就认识了。

                          ——拥有神奇海螺的喻文州

  喻文州来自于我国的最南边——南海。作为一只海螺精,甚至已经成为了海螺精的首领,以他神奇的预判能力担保,王杰希小时候是个很可爱的人。

  “请开始你的故事。”

  ...

【王喻】尘烟之上(1)

•非原著向哨向私设ooc慎入

•石墨这格式好难受

一年一度的入塔仪式开启,15区上下一派热闹的景象,各大支队也站在门口做出迎接新成员的准备……

个鬼啊。

“王大哥,不是,王爸爸,我求您笑一笑好不好!你这么冷漠地站在这里哪有新人会来啊!!”

微草支队副队,除首席向导外实力最强大的向导方士谦此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求自家队长摆出一张笑脸给新人们看,实在不行没表情也行啊能不能不要沉着脸跟别人欠了他八百块一样……哦欠他钱的好像就是他本人。

“看看人家老韩,看见只小向导对他笑了一下,人家立刻加盟了霸图,您这一脸冷漠的,咱们招不到新人的!”

方士谦在这自顾自地说,隔壁蓝雨支队倒是迎来...

【王喻】尘烟之上(楔子)

•中长篇(但愿吧)非原著向哨向,副cp可能带叶黄/韩张等,就算没人看也想写的连载第一弹

楔子 

“爸爸!” 

  “你怎么把孩子带来了,不知道我在给小哨兵们做测试吗?” 

  “这不差不多到点了嘛,儿子想你,就来了呗。” 

  中年男子略带责怪地看了一眼妻子,抬起右手帮她擦去耳边的汗珠,一转身便发现自己十一岁的儿子已经跑到给少年哨兵们测试能力的地方——那时,采用的还是高空的极限测试。 

十二三岁的小哨兵们停止了吵闹,抬头盯着那比他们要矮一些的小少年一步一步靠近独木桥,又往后退了几步,做了几次深呼吸...

【王喻】要鱼还是熊掌?

•非原著向校园pa私设ooc慎入

•顺着之前那个校园的剧情

  “哇杰希你这黑眼圈比我的还重唉……”

  一大早还没来得及把男朋友围巾扒拉下来的喻文州同学一看一向脸上白白净净熬夜从来没有黑眼圈的神奇阿班兼男朋友的王杰希同志盯着一双十分抢镜的黑眼圈慢悠悠地进了教室,扔下书包就把脸往喻文州怀里埋。

  “……我背鱼我所欲也背得昏天暗地。”

  “你说你爱我还是爱熊掌。”

  “叫我,鱼我所欲也,熊掌非我所欲也,没了,别动我趴会儿……”

  王杰希这辈子背得最不顺的文章便是这篇被他用作社交软件用户名的《鱼我所欲也》,照理说鱼是他男朋友那他背这篇应该是有buff加成的。

  可能是负面加持。

  王大班长大半个学年默写...

【喻王】听方神讲故事(校园pa)

•非原著向校园pa私设ooc慎入

  您安,在下方士谦,因勉强还算可以的理科(王杰希:知道什么是勉强还算可以吗,省各大理科竞赛一等奖那种)被谬称是方神,哎呀怎么能把我和全能大神提前班的叶神混为一谈呢我跟他比起来还是差了不少的。

  我呢因为成绩还可以吧勉强凑合了一个副班长,帮我发小王杰希也就是本班班长打下手。

  老王十分兢兢业业,把我们班管得被全年级的老师表扬“看看人家二班一点声音都没有”,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人呢属于高岭之花那一类,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不要跟我谈恋爱”的气质。

  但是,即使这样,还是有不好好学习小说看多了一心只想勾搭学霸幻想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妹的妹子想要获得老王的宠爱,天天在他跟前...

【王喻】在困死的边缘跃跃欲试

•校园pa无脑甜私设ooc慎入

  按照网文惯例的话,新同学将会坐在倒数第二排窗边的位置。

  这是同时握着自动铅和水笔一边打草稿一边解题的王大班长的想法。

  但是作为一个数学勉强过得去的班长,他忘了分类讨论。

  比如说还有可能因为新同学初来乍到想让班长带带他。

  新来的同学叫喻文州,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对王大班长笑得特别开心,真的是差点没把王大班长这颗凡心给颤得啊。

  说差点是因为下节数学课他隔一会儿就要戳一下喻文州让他不要睡着。

  “你昨天晚上干啥了……”

  “……我九点就睡了,六点半才起。”

  十一点睡六点起依然精力旺盛的王大班长惊了。

  “唉那个新同学...

【喻王】喻文州说他想变得温柔

•看不出来的原著向但依旧私设ooc慎入

•可能个人感情色彩比较明显emmmm带韩张注意避雷

  喻文州想要变得温柔。

  啥玩意儿喻文州不温柔谁温柔韩文清吗。

  张新杰端着茶,在心里略做比较,觉得还是韩文清温柔点儿。

  这个事儿要从喻大队长还是喻大班长的时候说起。

  那时候张新杰老爸工作调动,去了G市,万年三好学生张新杰就这么和一会儿三好一会儿优干的喻文州有了初遇,比联盟里那一堆人早了不知道多少。

  老王和老韩一起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俩继续说。

  张新杰第一眼看到的喻班长并不是十年后他人说的“翩翩君子”“温润如玉”,也不是王杰希那种“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他就觉得,他在喻文州眼里看到了些许戾气。

  ...

上一页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