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hen.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喻凌/零语。
头像@clin_归属地太太,封面@NUODER 太太,侵换。
不开车底线,暂定封笔转型。
三次很忙,目标IC,缘见……

【索王/喻王】所谓伊人

·私设ooc慎入,地图和野图boss名字来源资料整理x
  王不留行第一次看见他,是在落日瀑布。两家领头人不知第多少次为了boss——隐者斗士阿利安,而boss本人……正痴痴地看向瀑布后的一抹紫色的身影,连被打了也不知道。
  “你看啥呢还手都不知道。”
  “啊,王不你看,瀑布后面一定是一位……you zhao 淑女!”
  “那个词念窈窕……目测是个术士……”
  “真好看……”
  “你不是个隐者吗?!”
  “切,我上次还看见炎女巫和冰霜塞恩一起逛街嘞,天啊……君子好逑君子好逑。”
  王不留行毫不吝啬地赏了他一个白眼,骑着扫把飞进瀑布,想要看清那位“窈窕淑女”究竟是一位怎样的女子。
  银色长发顺着紫色的斗篷搭在背上,身旁带有骷髅头的手杖隐隐约约发出深色的光,似乎并未察觉有人前来。
  “你好……在下中草堂的王不留行,可问姑娘是否有兴趣和我出去喝杯饮料?”
  王·第一次勾搭人·不·紧张到结巴·留行用他最平稳的声音道出自己的意愿,哪知下一刻就被地下的无数双手拉入深渊,回到主城。
  刚刚和阿利安打被打成残血忘了喝红药了……
  “艹,中草堂这个臭小子比我不要脸啊,脸都没看清就来搭讪。”
  “哈哈哈哈哈老魏你也真是神了……”
  “叶秋你再敢笑?!”
  “有何不敢了哈哈哈哈……”
  王不留行:委屈.jpg
  不过仅仅是这一次失误,怎能让他中草堂当家账号卡放弃?!不过好事儿是,他知道了对方的ID——索克萨尔。
  真有韵味,仿佛来自遥远的国度,让人浮想联翩……
  防风举起斧头就往王不留行头上敲,说他怕不是走火入魔了。
  “报——”
  公会会长天南星急急忙忙地冲进门,看见王不留行在,一脸……不敢相信。
  “报告老大,那个索克萨尔我们查到了,是蓝溪阁的boss,而且他……是男的。”
  防风“啪叽”一声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
  “……我知道了,谢谢。”
  默默地把帽子稳住,王不留行捂住脸叹了口气:“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是男生……”
  “完了完了,我们中草堂完了,连王不这个标杆直男都弯了……”
  防风疯疯癫癫(划掉)黯然失色地拍了拍王不留行的肩,义无反顾地跑到了溪山城,见识了王不留行没有一天不提到的“所谓伊人”。
  回来还是冬虫夏草把他扛回来的。
  “我靠那个老头弄什么哦一个术士跟个流/氓盗/贼一样玩猥/琐流?!不行气死我了放我回去看我不把他的貂皮大衣全都扒光!”
  “哥你冷静你这样王不会把你吊起来用扫把抽的……”
  王不留行对此一无所知,看见深夜造访的索克萨尔也很是意外。
  “很抱歉伤了你的朋友,我的操作者……脾气有点爆,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他去睡觉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蓝溪阁,索克萨尔,55级术士。”
  “中草堂,王不留行,55级魔道学者。不用在意他,那人就那样,整天一副欠打的样子。你……进来坐坐?”
  “好啊。”
  天呐。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其实也没什么,得知对方都会参加联赛,除了兴奋,也有终将敌对的失落。
  “很期待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并肩作战。”
  “是。”
  防风第二天早上还沉浸在暴打索克萨尔的睡梦中就被王不留行拎起来训练了。
  “……大哥我明年才出道你这么急干啥?”
  “干翻蓝雨。”
  (若干年后,被许多触手一起玩弄的王不留行无比后悔这句口号)
  哪知道第一赛季,两个战队的成绩都不理想,索克萨尔更是易主,尽管他不说,但王不留行还是可以敏锐地察觉到他的心情很不好。
  依然是落日瀑布,似乎索克萨尔一有什么心事就回来这边走走,听听水流拍击的声音,闻闻旁边被水滋润的花的香气……
  还有,和他一起在瀑布前摆一张桌子,一边品茶一边下棋,有时是象棋,有时是五子棋,甚至可以是飞行棋之类的桌游,两人……账号卡都一起玩过。
  第四赛季,索克萨尔再次易主,王不留行因为新操作者为团队的牺牲打抱不平,整个人心情都变得特别不好。
  “留行,开心点……”
  索克萨尔捧住王不留行微微湿润的脸,由四周慢慢落下吻,愈加接近中间,最终,定格在唇上。
  “看,我们家文州也在QQ里安慰你们家杰希,都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嗯……”
  微草夺冠那个晚上,王不留行被防风拉着喝了一大堆酒,等索克萨尔匆匆赶来时,人已经神志不清开始说胡话了。
  “防风……我跟你讲……索克……嗯……超——好……而且上次他……跑得太急……喘得真是……”
  索克萨尔带着微笑把人扛回家,艰难地帮他洗完了澡,毫不客气地扔到床上。
  “唔……”
  “留行怎么了?”
  “难受……”
  “已经喝过醒酒药了,乖,好好休息,下次不准喝这么多酒。”
  王不留行蹭了蹭索克萨尔的胸口,和喻文州家里的猫简直一样一样,也和难得和喻文州一起睡的王杰希有点像。
  轻轻触碰怀里人的笔尖,索克萨尔把人搂得更紧了点,盯着他耳朵后越来越浅的星星痕迹,久久不能回神。
  那是第五赛季,联盟给王杰希的“魔术师”的称号,“五圣”中,只有他没有称号,他知道,“魔术师”是王杰希,不是他王不留行。
  可是,就连魔术师也消失在赛场上,偶尔有擂台赛才会略微展露些许当时的风采。
  “以后……一起……”
  第十赛季,七月
  “我替杰希当队长,有什么奖励吗?”
  喻文州轻车熟路地将王杰希推到床上,右手伸进人的T恤里为所欲为,和对方交换了一个湿答答的吻。
  “索克昨晚来找我了,让我世邀赛上一定要打尽兴,看样子他们俩也是早就在一起了啊……喻文州你别忘了下午还有心脏4+1的会,别乱动……”
  “下午再说,咱们先来讨论讨论喻王或者……索王的事鹅。”
  荣耀里
  “留行你干嘛啊,乖,等下有很多人要来的,乖,下来好不好?”
  “不好。”
  另外13张账号卡一边憋笑一边围观世邀赛中国代表队队长……的账号卡和4号也是世界MVP热门候选人之一……的账号卡打情骂俏。
  “抱歉,留行他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特别缠……”
  B市,联盟总部二号会议室
  “王队,你的腰……还好吗?”
  “还好,谢谢张副关心……”
  所谓伊人,就在水的那边。
  看似永远触碰不到,说不定无意间就可把人撩回家。
  谁撩谁我就不知道了。
  END.

评论(1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