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hen.

^_^♡o_0🔒🐟♡🐱
双苏不拆
蹲在墙角自己开小fafa

【王喻】飘如陌上尘(9)

✧一大堆私设ooc慎入,大概是吸血鬼王x祭祀喻,前文tag年代比较久远……
  “唉……”
  黄少天将手搭在喻文州肩上,沉重地说道:“我说,你俩啥情况?怎么把老王救上来之后两个人就这么奇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闹别扭绝交了……”
  听见这话,喻文州指尖的笔掉在桌子角上,同样叹了口气:
  “我怎么知道,明天就是杰希生日了,我还没想好送他什么……总不能空着手去吧,要是叔叔阿姨问起来,也怪奇怪的……”
  原本打算安慰他的黄少天一脸冷漠地拿着他摊开的作业走了,亏他还以为这俩冷战了,感情是一个在想怎么把人撩回去一个在想怎么被人撩回去……
  喻文州双手撑着脑袋,望着对面那个整体装修风格为绿色的班,轻叹一声。
  与此同时,这个绿色的班里……
  “怎么样?现在进阶还差些什么?”
  林杰感受着王杰希体内那有些紊乱的能量,微微皱眉:“最近没有去猎食?”
  “最近在陪……,一下子给忘了……”
  二人的同时目光朝窗户对面望去,喻文州隐约感觉有人在望过来,便微微一笑,手中笔继续描绘心上人。
  林杰和王杰希收回目光,同时张了张嘴,却意识到,对方要说的,可能就是与自己相反的观点。
  或者说,是善意的提醒。
  “生日快乐。”
  “谢谢。”
  王杰希回家,洗好澡,换上一身休闲装,心情舒畅地把门带上,还不忘往厨房里喊:
  “妈,等下把儿媳妇……不对,儿婿给你带回来!”
  王妈妈还没反应过来呢,儿子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出家门,在屋顶上穿越过大半个城市去找他的小男朋友了。
  但不能完全这么说。
  一是因为虽然两个人亲都亲了,但表白确定关系之类的,都没做过。
  二是他现在还是比较纠结,到底以什么身份来面对喻文州。
  是冷酷的魔术师王不留行,还是完美的绿色文科班学霸?
  猎物,或是恋人?
  等他跑到喻文州家那边的路灯下时,喻文州早就等在这儿了,手边还有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生日快乐,给你的生日礼物。不准拒绝,我勤工俭学省吃俭用一个月才好不容易买的。”
  王杰希整个人都呆住了,空荡荡的左胸口似乎有了一点点温度,有惊喜,也有感动。
  “谢谢……”
  这次,王杰希没再飙车,坐在后座上的喻文州讶异地问道:“杰希你今天不开心吗?怎么开得这么稳?”
  “太开心了,怕一个不小心骑太快。还有,准备见我妈。”
  背后一阵寂静,随即便是喻文州难得的比较情绪化的声音:
  “你说什么?!”
  “见家长呗,这么激动干嘛。”
  接下来的十分钟,王杰希绞尽脑汁,讲历史讲笑话甚至把几百年前的口音都飙出来了喻文州也没理他。
  虽然搂在人腰上的手也没放就是了。
  不过喻文州倒是真的第一次来王杰希家。
  古朴的屋子,似乎有被烧毁过的痕迹,上上下下都透露着年代感。
  少说也有好几百年了吧……
  连风格都和教科书上的中世纪建筑一模一样。
  这人见家长也不提前和自己讲一声,紧张……
  “文州,别怕。”
  和喻文州想象中严肃的场景不同,年轻漂亮的王妈妈不仅特别热情地招待了他,还做了他最爱的白斩鸡。
  从未感受过这种亲情的喻文州有些受宠若惊,在接受这些温暖的同时,也在观察王杰希的母亲和他的家。
  这房子得多老了……而且阿姨看着真的很年轻。皮肤白得有些吓人,眼睛大大的,诱惑人的能力可能不错。
  综合学校里王杰希的种种异常表现,喻文州心里也大概有了个底。
  “文州下次常来玩儿啊。”
  谁知道第二天喻文州刚起床,门口站着一堆神塔的人,在他房子周围用法力去除脏东西,洁白的圣袍下隐藏着他们的真实面孔。
  但领头的两个人却坐在喻文州床边,耐心地等他睡醒,还在他的额头上轻吻一口。
  “父亲,母亲,这次回来,想把我怎样呢?”
  “也到了加入神塔的年纪了,选三个朋友,让他们陪你完成第一次任务吧。”
  喻文州的父母知道,多年不见,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话好讲,但作为下一代祭祀传人,如果不强行拔苗助长,可能无法阻挡发展越来越蓬勃的吸血鬼军队。
  “王杰希,黄少天,周泽楷。”
  几乎是不带一点儿思考的,喻文州脱口而出。
  不过……
  “砰!”
  在被踹到山边的前一刻,王杰希将喻文州护在怀里,闷哼一声,双手却搂得更紧。
  幸好,他已经昏了。
  “抱歉……替我照顾好他。”
  王杰希的变身,惊呆了黄少天和周泽楷,他坐在浮空的扫把上,雪白的獠牙在阳光下异常刺眼。
  “砰。”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朝他开了一枪,正中胸口。
  “王杰希前辈……王不留行。”
  “这是替文州前辈打的。”
  “王杰希,如果你以后敢再出现在本剑圣面前,不把你砍得尸骨无存誓不罢休!”
  “抱歉,我没有心,也没有感情,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喻文州他只是猎物。”
  不对……
  怎么可能只是猎物……
  明明看见他受伤会愤怒心疼,
  当天晚上,他悄悄潜入神塔中喻文州的房间,被眼前的仪式吓呆了……
  紫色的六芒星阵中,银色长发同样泛着紫光,额头上红色的六芒星和手中的法杖,俨然象征了他祭祀的身份。
  “很帅。”
  王不留行还未来得及像往常一样抱着他亲昵地替他揉肩,伸出的右手就被那人拍下。
  “抱歉,你认错人了,在下索克萨尔,还不知阁下此行……是为何?”
  王不留行被吓得眼睛一样大了。
  “文州你……不认识我了?”
  “不认识。”
  索克萨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不自觉地飘到了窗外,不愿再与王不留行对视。
  “文州……索克。”
  下一刻,王不留行就已抱着索克萨尔,将他扑倒在床上,近乎失控地在他的唇上吻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他突然的一偏头,獠牙刺入血管,毒液迅速扩散。
  “不是从一开始就只是想要我的血吗……”
  “你要是跟我说了,我就直接给你了呀……”
  “为什么要装成这个样子……”
  一滴泪珠顺着索克萨尔苍白的脸颊滑落,落在王不留行的嘴里,苦涩的味道从舌尖漫延,遍布全身。
  “我这么喜欢你……可惜你没有心啊……”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