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hen.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喻凌/零语。
头像@clin_归属地太太,封面@NUODER 太太,侵换。
不开车底线,暂定封笔转型。
三次很忙,目标IC,缘见……

【方王】Snowy Time

@TRANSCENDENCE 拖了很久的点文……
  “下雪了……”
  王杰希站在微草俱乐部的落地窗前,伸出右手,接住了不同形状的雪花。
  似乎几年前,也有个人在下雪之后都会异常兴奋,跑到大雪中乱跑,笑得没心没肺。
  要是一会儿没看住他,就会捏一个小雪球,偷偷塞进他的衣服里,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撒腿就跑。
  “方!士!谦!”
  眼看他是真的生气了,立马滚过来抱着他的大腿求原谅。
  真的是滚过来的。
  弄得身上的衣服又湿又脏。
  “小队长有啥事请您吩咐!”
  “……”
  “回去洗澡换套衣服,不准再玩雪了。”
  “Yes sir!”
  那时的他特别听话,也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每天都活得开开心心的。
  多好。
  直到第七赛季结束,正当王杰希准备将方士谦往家里带的时候,方士谦不见了。
  电话和QQ一概无回复。
  宿舍没有,家也没有。
  经理让他不用担心,并且说,方士谦已经退役了,只是不让他和王杰希说。
  那个晚上,王杰希第一次喝酒。虽然浓度不高,但对他来讲已经非常勉强。
  “别再喝了,身体不行的。”
  刚输了比赛还被叫出来陪他借酒消愁的喻文州实在看不下去了,拎着人就往人家家里走。
  “……MDZZ方士谦……”
  “嗯嗯方神ZZ。”
  “……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到底几个意思……”
  “嗯嗯让你受委屈了。”
  “……以后谁要是在我面前提方士谦这三个字我拿灭绝星辰砸死他……”
  “嗯嗯不提不提。”
  “……我好想他……”
  “嗯嗯……?”
  喻文州第二个嗯的音调都变了,看着面前突然抬头的王杰希,茫然无措。
  “……头好疼……”
  “回家回家啊……!王队不是杰希你别倒啊!”
  当天晚上,喻文州一个跨省电话拨到了方士谦的新号。
  “喻队?”
  “方神,算我求你,把王队追过去吧。他现在喝醉了拉着我唱《分手快乐》我好无奈啊……”
  “???等会儿小队长喝醉了???”
  “……方神,你心里没点数吗。”
  “我我我手机坏了被盗了换了新的小队长把我拉黑了啊!我我我……我现在就飞过来喻队你再撑一下!”
  喻文州:一脸懵
  所以说是王杰希把方士谦拉黑了???
  “杰西卡,你最近有没有把谁拉黑了?”
  “唔……前几天有个外省的骚扰电话好烦……”
  ……
  得,水落石出。
  但是王杰希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方士谦怀里,思考了一会儿问道:“喻文州呢?”
  “!我靠小队长你一睡醒竟然问别人在哪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走的时候一声不吭的人别瞎吵。”
  “我我我我哪知道我爸他骗我说他不行了是让我回去继承他的位置……而且我打你电话你不接……”
  “我怎么可能不接……”
  话音未落,王杰希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喻文州提醒他的话:
  “杰西卡你别把方神手机当骚扰电话拉黑了……”
  “……”
  似乎确凿是这样的。
  “……头疼。”
  方士谦赶忙把人抱在怀里,轻轻地蹭着他苍白的脸颊:“等我这段时间开个B市分公司就过来陪你,再等等。”
  “嗯。”
  回忆到此结束,等王杰希回过神来,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楼下的空地上。
  “碰!”
  一个雪球准确无误地砸在了他的衣服上。
  “方士谦你又发什么神经……”
  这句话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等他往那个方向望去,那个几年前用雪球冻他的人正站在那,手里握着一个圆圆的雪球,蓄势待发。
  “小队长,接好了!”
  这回王杰希成功地躲过,带着手套的手伸进雪里抓了一把雪,捏成团,毫不示弱地朝方士谦砸去。
  “哇小队长你谋杀亲夫啊!”
  “滚。”
  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在雪地里跑来跑去,到最后,两人都累得不行,并肩躺在雪地里。
  “哈……第一次看见小队长玩得这么疯。”
  “拜你所赐。”
  “好久没这么舒服地打一场雪仗了……南方都不下雪的,意思意思心疼蓝雨。”
  “嗯。”
  “小队长。”
  “嗯?”
  “我们回家吧。”
  “嗯,好。”
  END.
  这是篇明明要写打雪仗然而真正嗨的字数并不多的文。
  方王好久没写手生了orz……

评论(1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