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hen.

^_^♡o_0🔒🐟♡🐱
双苏不拆
蹲在墙角自己开小fafa

【王喻】画布与鱼

真·从2017写到2018,今天一天理论上来说是看不见我的因为我要一天补三天的作业hhhh
内含小破车。
01
那个男子,每天都会来到这片海域,伴着海风,轻轻将画笔上的颜料涂到画布上,认真的模样,着实印在了人鱼的心中。
人鱼喻文州,海底著名画家之一,擅长将宁静的海底城市用最天然的笔墨描摹出来。
就是有点……慢工出细活。
人类王杰希,大陆知名画家,创作的作品天马行空,极富想象力,只可惜缺少情感。
怎么就这么好看呢……
喻文州趁那人还在专心致志地画画,一个转身,潜入深海,找到了人鱼族的巫师——方世镜。
不要问我为什么又是方队。
难得的是,这次方世镜没说用什么来交换,利索地帮喻文州变出了人的下半身,并嘱咐他常回家看看。
画风不对啊……
总而言之,在王杰希看见喻文州从海底走出来的时候,爆手速将原本正在画的,海上的人鱼撕下来藏在口袋中,装出一副“我在画海画得很认真”的样子。
“您好,介不介意收个徒弟?”
“当然不介意。”
等你很久了。
02
在喻文州大致了解了王杰希的性格特点后,王杰希背着个旅行包,把喻文州从温暖的被窝里拖了出来。
“师傅你干嘛啊……大清早的……”
“走,环游世界去。”
“???”
“带你临摹全世界的风景。”
其实,说白了,就是想和你一起环游世界嘛。
喻文州强打起精神,说实话,他师傅,前天还说阿拉斯加挺好要多呆呆的。
好困……
不过王杰希也宠他,等他准备好了再出门,手里还握着刚刚偷画这鱼睡颜的画笔。
03
旅途中,两人碰见过不少有意思的事儿,比如说走着走着有人开着车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还不忘和他们打招呼。
不过呢,喻文州毕竟是海底来的鱼,在陆地上总归有些不适应的状况,偶尔也会发烧啊反胃啊,弄得王杰希时不时就紧张,宝贝媳妇徒弟难受,他自然也跟着难受。
一边走,一边画。有时喻文州拿着画笔朝远方的景色比划、量比例时,王杰希总会站在他身后,带着淡淡的微笑,注视着他。
“这里,可以这样。”
时常也会突然贴在他的背后,轻轻抓着喻文州的手,一笔一画地覆盖喻文州的笔迹。
更是模糊,如同身临仙境般。
仿佛梦魂归帝所。
每当这时,喻文州的耳根总会不经意地发红,这师傅怕不是故意撩他的,
04
这天,逛到巴黎了。
有两位男子见到了他们,其中一位,看见喻文州,直觉告诉他,他不简单。
或者说,已经对他心生邪念。
还有一位,自然看出兄弟这是看上王杰希身旁的小徒弟了,琢磨了一会儿,想着要破坏两人的感情,也就只能从他们的画上动动手脚了。
这天,喻文州根据自己的回忆,将生活了近20年的海底城市绘制出来。其中的一位男子当即就要开价买了,喻文州看向王杰希,王杰希表示,这要看他自己的意见。
毕竟这副画,真的很美。
比王杰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于是,两人就在一旁夸喻文州,弄得一向温和的喻文州都有些生气。
“抱歉,非卖品,还有,不准说我师傅不好。”
“唉可惜啊,如果小喻可以加入我们的世界艺术协会就好了,这样,作品还能在LF宫展出呢。”
王杰希听了,抬手揉了揉喻文州的脑袋:“文州。”
“跟他们走吧,机会只有一次。”
“不。”
看上喻文州的那位男子急了,一激动就推开王杰希,尝试拉着喻文州就跑。
“杰希!”
喻文州亲眼看见自己的师傅兼暗恋对象的右手手臂被那个男子狠狠撞在门上,还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将他护在怀里。
“抱歉了。”
“既然文州不想跟你们走。”
“谁也别想把他带走。”
05
“建议以后别再画画了,少用右手。”
方士谦这话一出,饶是喻文州,也忍不住站起身,呆呆地看着王杰希缠满绷带的右臂。
“神经坏死……”
难道他……再也不能画画了吗……
“没事的,这不还有左手。”
说是这样说,王杰希自己也很清楚,他的协调能力还不足以让他可以用左手画画。
现实与梦想之间的桥梁,顷刻间坍塌,连一块木板都没有漂浮在海上。
那天,喻文州难得地一句话都没有说。
“文州?”
“狮虎,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喻文州将王杰希反锁在暂住的旅馆中,跑到一处无人的河边,微动嘴唇,方世镜不知怎的,瞬移到了他的面前。
“文州咋了?”
“有没有办法让杰希的右臂恢复?都怪我,连保护他的能力都没有……”
方世镜皱着眉,想来想去,就一种办法,两个人都不会死。
“灵魂封印?”
06
等王杰希好不容易从窗户上翻出来,已经被路人的议论声炸得五雷轰顶。
“听说了吗?河那边有个帅哥不知道怎的掉下去了,至今昏迷不醒。”
“好帅的小哥哥,哪家的,太不珍惜了。”
“不过呆在水下那么久竟然还有呼吸,奇迹啊。”
一直到王杰希跑到河边,看见浑身湿漉漉的喻文州躺在草坪上,呼吸一滞,推开人群将人抱在怀中。
更神奇的是,原本毫无知觉的右手,竟然在一瞬间完全恢复,连绷带都消散在空气中。
“文……文州……”
“不要吓我……”
怀里的人咳出水,眼神呆滞地靠在他的怀中,瞳孔中,见不到一点色彩。
仅仅是一副失去灵魂的空躯壳,甚至连做出最基本的本能反应都做不到。
围观群众的窃窃私语,未有一声落入王杰希的耳中,唯有那惋惜的男音:
“文州说,认真创作时的你,最让他动心。只可惜,你不能属于他。”
“但愿他的灵魂早日回归本体。”
“笨,你怎么就没发现,所有的画中,总有你的身影呢……”
07
从此,王杰希带着喻文州离开巴黎,住在了一个海滨城市里,过上了照顾一个类似于木偶的人顺便画画的生活。
每天都盼着床上的人什么时候能说说话,哪怕是“渴”“饿了”这样的,再平常不过的简单词汇……
王杰希时常带着喻文州跑到海边,扶着他站在沙滩上,控制着他的手画出一幅幅看着有些别扭的画。
但却充满了他的希望。
希望喻文州可以陪他说说话。
希望喻文州可以拿这笔,追着他,在他脸上乱涂乱画。
希望喻文州……
只希望你好好的。
不过,虽说没意识,但喻文州也不让他省心。
比如说,有一次,王杰希买菜回来,一看房间里空荡荡的,床上也没个人影儿,扔下袋子就跑到外面去满城市地找自家鱼。
自家鱼鱼这么帅现在还没有一点反抗之力要是被抓走就不好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在每天带喻文州去的那海边找到了他。
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海边时,看见喻文州站在画布前,有些艰难地将笔尖蘸上颜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地平线画出。
有些歪,力度也把握得不是很好。
王杰希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实的。
他像往常一样,站在喻文州的背后,这次却只是托住他的手,不让他那么累。所有的权力,掌握在喻文州的手里。
“杰……希……”
空洞的双眼下,唇瓣微动,叫出的名字简直让王杰希欣喜若狂。
“文州……”
“杰希……”
“我在,我一直在。”
知道他是无意识地叫出他的名字,但这是这半年来,他第一次听见喻文州说话。
将怀里的人儿转个个儿,拥住他。喻文州倒也不反抗,呆呆地被他抱着,也没有什么表示。
“继续吧。”
画完这幅,我们就回家,今天我买鸡了哦,给你烧你最爱的白斩鸡。
08
有了上次喻文州一个人跑到海边的经验,哪怕王杰希再不忍心,也在出门时将门反锁。
他也想过带着他一起出去,但他害怕别人对他的文州指指点点的,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但他很难描述回家一看,窗户大敞,还有一封信落在地上的心情。
“王杰希先生您好,好久不见,小喻我就先带走了。”
“这么久不见,我想他了,相信你不会为这件事感到气愤吧?”
神T M不会感到气愤。
气得他简直想立刻跑到那两个人面前一扫把挥过去,哦不,打到他们停止呼吸。
搬到这边来,本就为了躲这两个人。
就是因为他们自己右臂才会受伤,文州才会封印灵魂换他恢复……
“呵呵……”
王杰希记下了那个地址,飞快地跑出去,顺着东南大街的人流往那个地方跑。
09
https://shimo.im/docs/JEUGmkc3nq0vJcIT
10
王杰希又带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喻文州开始了旅程。
期间,他发现,喻文州的灵魂似乎是慢慢恢复的。
比如说,一年后
王杰希站在厨房里切着鸡肉,喻文州悄悄地从他背后抱住他,看见是白斩鸡,特别开心。
“今天感觉怎么样?”
“嗯……比之前好很多了吧,虽然还没有很多力气和感觉,但至少能稍微动动了。对了王杰希我可禁告你啊,你要是再像前天那样突然跑到我床上来,我就把你休了。”
“……我的笨蛋徒弟,一共就一张床啊。”
“那也不是你压到我身上害得我昨天一天都起不来的理由。”
王杰希转头,和喻文州极有默契地接了个吻,继续手上摆盘的动作。
“没办法,谁让你太迷人了呢。”
“少说这种话,对了,我那些画你给我放哪了?”
“保存得好好的,那可是你的黑历史,可以好好笑你。”
“……”
喻文州一脸冷漠地松开抱着王杰希的手,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乖,我家鱼的画世界第一好,我珍藏起来,不行?”
“行行行,整条鱼……哦不是,整个人连人带心都是你的,画的画也是你的。”
END.

评论(1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