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hen.

^_^♡o_0🔒🐟♡🐱
双苏不拆
蹲在墙角自己开小fafa

【王喻】琴声与鱼

  ♡部分参考《海的女儿》
      ♡完整版,字数3800+,然而质量并不高……小提琴家王x人鱼喻。
  1
  喻文州从未见过人类。
  最多,也只是在在海面上冒出个脑袋,远远地张望着驶去的轮船。
  每到夜晚,海岸上的城市十分喧嚣,灯火通明,将附近的海域也一并照亮。人鱼们偶尔会从深海游到这儿,聆听着不属于他们那个世界的热闹。
  他们的世界,静的可怕。
  直到那悠扬的琴声被海风送至各处。
  他看见礁石上,青年正挥动手臂,闭着眼,陶醉在美妙的乐声中。
  细胞核中的遗传基因,促使喻文州在海面上随着小提琴曲舞动,倘若他有一双脚,可以站在地面上,那,绝对是独一无二的舞蹈家之一。
  来自于海洋的舞蹈。
  一曲终,当喻文州睁开眼睛时,讶异地发现,礁石上的青年正凝视着他。
  被一大一小两只眼睛盯着真不舒服……
  喻文州本想游回海底,听见那青年的呼唤声,来自水瓶座的好奇心推着他游到青年面前。
  青年的眼神空洞,揉了揉他的头,轻叹道:
  “你是唯一能伴着我的琴声起舞的。”
  “我觉得你演奏得很棒。”
  青年的双瞳中,似乎多了些许光芒。
  “谢谢……你也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喻文州了解到,他叫王杰希,是海滨城市艺术学院的一名普通学生,学院的毕业考核要求两人搭档,一人演奏,一人伴舞。
  可是,没有人可以跟随他的节奏起舞。
  此后的一个多月里,王杰希每天都会来到海边,站在礁石上演奏着那些世界名曲。偶尔睁开眼睛,他会看见,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有那么一条帅气的人鱼,为他伴舞。
  他们,都很快乐。
  2
  有一个礼拜,王杰希没有找到喻文州。
  他尝试了许多方法,甚至折了纸船在海面上,也没能看见喻文州。
  比较失落吧。
  但是,却有一位女生愿意为他伴舞,虽然和其他人一样有些跟不上节奏,但她表示,她可以多加练习。
  喻文州会偷偷地从另一个方向,看着配合越来越默契的二人在阳光下享受艺术的乐趣。
  而他现在,哪怕浸泡在冰凉的海水中,也感觉浑身发热,尤其是尾部和手部。
  他去求海底的巫师方世镜,为他换取呼吸的能力和一双可以自由运动的脚。
  代价,方世镜没说。
  这样看来,代价可能是,失去所爱。
  王杰希有时会突然朝海面上望去,不过每次都是带着失望继续演奏。
  他不知道,那条人鱼到底去了哪。
  他还没用他自己写的曲,向他表白。
  3
  看着自己爱的人和另一个人一起演出,特别难受。
  但现在,要如何克服走路时的疼痛才是最要紧的,仿佛有无数针板扎在自己的脚下。
  这样的双脚,别说舞蹈,连走路都极为困难,又怎么能和他一起在明亮的礼堂中演出呢?
  “王杰希学长,我喜欢你很久了!”
  琴声戛然而止,望着眼前脸红得不得了的学妹,王杰希心里想的却是那一周未见的人鱼。
  “这位同学,我也喜欢王杰希。不如……这次他的毕业演出,一共有两首歌,你和我各为他伴舞一曲,由他评委们来评比?”
  喻文州温柔的声音响起,王杰希猛地回头,看见朝思暮想的人鱼儿此刻竟站在自己面前,甚至揉了揉眼睛。
  “文州……你……?!”
  “好的,公平竞争。”
  笨蛋,比什么比,我本来就不会答应她。
  4
  喻文州提出的这次比赛他其实很不占优。
  至少扶着他学适应走路的王杰希是这么认为的。
  “这周找不到你,就因为看见我不开心躲起来了?”
  “嘶……别讲话……我疼……”
  王杰希看他这样子,心疼得不得了,二话不说将人抱起:“实在不行就算了,我让那学妹帮我伴舞,你好好休息……”
  “不行。”
  “我想名正言顺地站在你身边。”
  喻文州搂着王杰希的脖子,轻轻地落下一吻。
  人鱼的祝福之吻。
  5
  那学妹训练的时候,突然把脚崴了,王杰希无奈,只能抱着人去医务室。
  心心念念家里的鱼。
  不过,现在家里的鱼状态真的不怎么样。
  喻文州扶着墙,一步一步走到门口,手腕处生出灼热感,隐约可以看见浅蓝色的鳞片。
  痛。
  方世镜曾告诉他,要是身体不舒服了,就去W区找一位叫方士谦的医生,人/鱼送外号“治疗之神”。
  喻文州很难表达当他看见一向无趣的海底男巫在提到那位神医时咬牙切齿的模样。
  大概是与君相约每年七夕相见结果上次你为了你兄弟放我鸽子好气哦劳资不理你了哼。
  好吧其实是因为上次方士谦临时有事让帮忙王杰希传个话说他很想他。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去方士谦那儿时,从他那个进门的角度看去,王杰希和那学妹的姿势很暧昧,方士谦在一旁瑟瑟发抖。
  “王杰希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唉小文州你过来!好久没看见你了!最近他法力不够了还是身体不好啊,还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王杰希猛然抬头,原本应在家休息的人鱼竟然自己跑出来了,还忍着身上各个地方的疼痛……
  “文州!你怎么了?”
  喻文州低着头,手捂着嘴,止不住地咳嗽。
  甚至已经咳出血来。
  “方世镜这家伙怎么搞的!来来来过来我帮你看看……”
  王杰希本想一起跟着进去的,被喻文州“bang”的一下狠狠关上门,愣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办,好像我家的鱼不高兴了……
  学妹嘴角微微勾起,A计划成功。
  房间里,方士谦紧锁着眉头,盯着39.5℃的温度计一言不发。
  “打点滴吧,可以好得快一点,不过针扎进去一下会有点疼,人类生病的时候经常这样的。”
  喻文州轻轻点头,目光与方士谦开门时来自王杰希急切的目光错开,靠着瓷砖闭着眼休息。
  顺便想想该去往何处。
  “……方士谦,告诉我,他怎么了?”
  “唉,变成人时出了点意外,走路会很疼,现在高烧。怎么?认识?”
  “……”
  “我心上人。”
  方士谦一脸错愕地看着王杰希,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睡得很香的女生。
  “我跟她没关系,真的……”
  “我靠啊王杰希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怪不得我看文州很受伤的样子,还不快去哄!!!”
  你知不知道你不把他养好了我明年七夕也得跟着遭殃!!!
  王杰希一开门,整个人开始不停地颤抖,几乎是嘶吼着抓住方士谦的领子问道:
  “喻文州在哪??!!”
  6
  繁华的城市街头,喻文州随着人流往舞台走。
  嘈杂的声音,却没有一声是落入他的耳中的。
  马上,这里将有一场全球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周泽楷和著名舞蹈家的表演,也是来自人鱼族的黄少天。
  说起来,黄少天和他曾经玩得挺好的,后来他追随着周泽楷的琴声去了,却并没有选择变成人类,而是维持自己原本人鱼的形态。
  原因是周泽楷听说过,人鱼要变成人,需要用一样最重要东西来交换。他不希望他的少天,失去任何东西。
  巨大的水缸矗立在舞台中央,黄少天透过人潮看见喻文州,还朝他挥了挥手。
  “文州文州你怎么变成人啦?!哇你怎么了烧成这样!没事吧?!”
  “没事,来给你捧场的,少天加油。”
  “没问题看我的吧!”
  琴声响起,黄少天的尾巴开始微微摆动,接着,频率越来越快,甚至挥出一些白色的水泡。
  恋人之间,自然是心有灵犀,根本不需要语言和动作,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舞蹈风格有很大区别,黄少天爆发力强,周泽楷呢,也擅长比较快的。
  喻文州则适合轻柔的,较为缓慢的,却不乏变化莫测。正巧,王杰希正是这种风格。
  王杰希……
  “文州你都为了他牺牲这么多了,怎么到这步就怕了捏?!那个人我知道,本来是楷楷的师兄,因为要深造就被楷楷赶上了,很厉害,就是感觉缺少感情。”
  黄少天趴在鱼缸里和喻文州聊天,时不时泼点水到他身上,帮他物理降温……
  周泽楷乖巧地站在一边,等着自家男朋友和老朋友聊天聊完。
  虽然可能要聊到后半夜。
  “唉说不定有什么误会呢!我看那个王杰希也不像那样的人!没记错的话,他们毕业演出提前到明天下午了……所以你赶紧休息休息!发烧这种事得赶快好不然很难受的!而且你刚变成人还不习惯!楷楷我们收留文州一晚好不好?!”
  “OK……”
  “叩叩叩。”
  周泽楷一开门,看见全身被汗浸透的王杰希,惊讶地话都说不出来。
  “前辈好……”
  “小周,今天的演出很棒。”
  “请问你有没有看见一只发着高烧还到处乱跑的人鱼?”
  7
  被王杰希抱在怀里的一瞬间,喻文州闭上双眼,将自己全部的重量压在王杰希身上。
  脸颊上是病态的粉红,双手无力地搂住王杰希的腰,意识逐渐模糊。
  喻文州昏迷前的唯一感觉,就是那人抱着自己,控制不住地颤抖。
  等他再醒来,已是深夜,身旁,心爱之人正将自己紧紧禁锢在怀中,生怕他逃跑似的。
  也不怕传染……
  王杰希感受到怀中人动了动,还未睁开眼就忙着摸喻文州的额头,比晚上低了不少,应该在低烧范围。
  “明天,就要上场了。”
  “那首,只有你听过,一定可以获胜。”
  “黄少天和我说过了,变成人类的人鱼如果失去了当初的初衷,会像童话故事里的人鱼公主一般,变为泡沫。”
  喻文州没回答,覆上鳞片的手腕隐隐泛着荧光,双手探到王杰希的背后,搂着他沉沉睡去。
  成败,决于明天。
  8
  如果王杰希没有在结束表演后突然坠下悬崖,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人鱼族,还有其他的分族。
  比如说,蓝鲸部落,喻文州。
  评委老师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趴在巨大蓝鲸背上的王杰希,又看见那蓝鲸慢慢变小,直至变成一个人。
  活生生的人。
  “很抱歉,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悬崖会突然塌陷……”
  “但是,既然是再温柔的蓝鲸,生气时,也可以非常可怕……”
  总而言之,评委们一致给了王喻高分,王杰希也顺利地毕了业。
  虽然躺在床上的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那学妹被判刑了,恶意伤人。
  虽然并没有达成她想要的效果。
  喻文州每隔一周就会帮王杰希将小提琴调音,却始终不敢过多触碰。
  不过,说不定床上那人就可以跳起来呢。
  9
  方士谦和方世镜一起来看过二人。
  偏偏这个点,王杰希醒了。
  大概情况就是,方世镜在和喻文州说,如果他再不追着他的梦想走,很可能凶多吉少。
  这边喻文州还没多少反应呢,王杰希沙哑的声音就喊出来了:
  “不行!!”
  “杰希!”
  方世镜托腮,没想到激将法挺有用的,喻文州整天温温柔柔地哄他醒,还不如他说一句话。
  “哟王杰希你可算是醒了?我算算……还能赶上年度盛典,这是你和文州的邀请函。”
  “全球顶尖的小提琴家王杰希/舞蹈表演家喻文州 先生,你们好。你们的表演,已被收录于全球年度十佳演出,真挚地邀请您前往F国,参加这一年一度的艺术庆典。”
  王喻二人面面相觑,同时被对方眼中的喜悦逗笑。
  “你俩也是,没碰到前都普通,一遇见对方,跟开挂一样。”
  “可以在最正确的时间遇见最正确的他。”
  “是我最幸运的事。”
  END.
//听我解释,我本来不是想写成这样的,写着写着莫名就写成这样了……回头小号再写一篇,BE,嗯小号专发王喻刀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写好qaq//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