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hen.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喻凌/零语。
头像@clin_归属地太太,封面@NUODER 太太,侵换。
不开车底线,暂定封笔转型。
三次很忙,目标IC,缘见……

【王喻】电流与U

  “好烦啊,这些导线串在一起什么的根本就看不懂啊!我连电流表电压表还没弄清楚这边又来了个欧姆定律!电学为何如此丧心病狂……”
  A班数学课代表兼元旦文艺汇演单口相声表演者黄少天抓着头发,指甲快把头皮抓破了也不愿松手,咬着笔盖,仿佛要把面前的作业本吃进肚子里……
  然而,他再怎样盯着这本无辜的作业本也毫无办法,不会做就是不会做,奈何组长是语文课代表啊,问了估计也没用。
  作为全组的理科担当,他表示他的压力,也挺大的……
  隔壁理科组的场景就与这边文科组的场景有所不同了,组员们个个奋笔疾书,有不懂的就问组长兼科学课代表王杰希,做作业的效率极高。
  作为一个水瓶男,喻文州看着挺沉稳的,实际上下课问过科学老师好几个思路清奇的问题?
  比如说,为什么电流不可以往电源上边走?为什么电流要选没有电阻的路走?沿途玩玩不也是挺开心的事儿?为什么分开的电流回家是开开心心地……
  好像混进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中午时间,喻文州心不在焉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吃饭,整个脑袋都在想刚才科学课上老师讲的,可以简单记忆的方法:
  “哎呀就记着,电流I随电压U改变而改变,就是I will change,if U change,我将因为你的改变而改变,电流将因为电压的改变而改变。”
  记,确实是记住了。主将从现用得也没错,但总觉得心里有点儿空落落的,似乎有什么事没完成。
  坐在他对面,早就吃完饭的王杰希就静静地看着喻文州时不时还在饭桌上画几笔,看这样子,是在记电路图。
  “文州。”
  “嗯?”
  “我们已经是全食堂最后走的了。”
  “抱歉……”
  扫完包干区回到班级的方士谦看见王杰希和喻文州刚刚吃完的样子,不禁感叹,果然电流会随着电压的变化而变化。
  喻文州原本吃饭不慢,这次慢了之后,王杰希也陪他一起慢。
  你改变了,我和你一起变。
  欧姆定律学了之后,又是各种串联并肩多个开关滑动变阻器等混在一起的电路图和实物图。
  但可能是天生对理科不易理解,讲作业的时候,喻文州有个点一直没弄懂,老师无奈,让他下课去找王杰希,王杰希要是解决不了再来一起找他。
  “如果只有一个用电器,那么电源的所有电压都会给这个用电器,懂?”
  “嗯……”
  “以后电压表,不管是测电源两端的电压,还是用电器两端的电压,都是一样的。”
  “嗯……”
  喻文州有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王杰希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打比方。
  “如果你是用电器,我是电源,我只有你,我会倾尽一切,将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有人来试探我们,会发现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不管怎么试探,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我已经将我的所有全部给予你。”
  喻文州沉默了大概10秒,微微抬起头,与王杰希的双眼对视:
  “所以电源只有一个用电器时,它会倾尽一切地将电压给予用电器,电压表不管在哪儿测出来,都相等。”
  “对,就是这样。”
  “谢谢。”
  果然,只会在讲题目时说出一些让人心动的语句。不由自主地,就会迷恋上坐在你身边,悄悄地在你为我讲题时看着你的侧颜,也被你时常背书中的小情话撩到。
  单元小测试,文科组超乎科学老师的想象,竟然出了个147——喻文州。
  最高分152,王杰希。
  满分160,基本上不会有人考到的。
  喻文州可能不知道,在他走上去领考卷的路上,有一道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哦,他看见了。
  “你知不知道,我倾尽所有,只为换你可以与我串联。”
  “我们之间的电流可以永远相等,当你的压力太大,我可以帮你分担,因为串联电路,也可以称之为分压电路。文州,可否愿意让一个小灯泡,因为你的点头而点亮?”
  这封情书,喻文州一直收藏着,哪怕他们早已同居在一起,他也经常拿出来欣赏。
  “我觉得……我语文课代表的位置就应该让给你,一门看似死板的学科,被你写得绘声绘色。”
  王杰希闻言,合上面前的笔记本,抱起身旁的猫,坐在喻文州身边陪他一起回顾当年的情书。
  “当年文笔还不错,而且学以致用,也挺感谢老师送的助攻,不然,这么好的爱人,我理科再好,也撩不回来。”
  “说的和我没给你回过一样,班主任还拿着这封信给班里其他女生看,说,如果有男生给你写这样的情书就嫁了吧。”
  那猫又爬到喻文州的腿上,咋弄着衣服上的扣子,肚子朝天,时不时还“咕噜”几声,显然是很满意喻文州为他做的按摩。
  “嗯,有你,我这个电路也不会短路了。”
  END.

评论(3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