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hen.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喻凌/零语。
一个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孑然一身的双苏女孩。

【喻黄】我们家大少爷娶了对面大少爷

^_^七夕贺文,大概是黑道,私设ooc慎入。
^_^七夕快乐但我和我对象异地比牛郎织女还惨一年也见不到一次。
^_^喻黄世界第一甜!
       “那……队长我走咯?祝你夏休愉快!”
  “需要我送送你吗?”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朝黄少天微笑?
  哦我的队长你不能这么撩!
  “不用啦不用啦……队长么么哒我走了昂别太想我啊!”
        我们的黄大少爷在跑出蓝雨几千米以后,坐上了一辆纯黑色的车,旁边还有一堆黑衣人恭恭敬敬地站在两旁鞠躬:“恭迎大少爷回家。”
  “走吧走吧,幸亏没让队长跟着,否则队长会害怕的……啊啊啊啊怎么办想要队长但万一队长家不同意怎么办qaq……”
  一帮小弟继续这么看着自家大少爷为情所困。
  另一边,蓝雨俱乐部门口,喻文州同样坐上了一辆纯黑的车,同样有一帮小弟在叫:“恭迎大少爷回家”,同样在想自家恋人。
  然而,路上,两辆车同时被劫持了。
  “让你们老板一个人过来。”
  高个子男人扛着被打昏的黄少天,冷声说道。
  黄少天昏迷之前是有过抵抗的,但架不住人多啊!这帮保镖都是摆设吗?!要是这么轻松就能抢走本少那本少不是死了几个轮回了!
  另一边喻文州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只不过他昏迷前把歹徒右手打断了,并没有怎么影响他被劫持的事实。
  “队长……队长?队长你怎么也在这儿?!”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和他一样,双手被捆在身后,双脚也被绑在一起,可心疼了。
  “少天……别怕,会没事的。”
  喻文州弯下腰,咬开束缚黄少天双手的绳索,黄少天解放双手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喻文州解开绳结。
  黄少天站起身,门上有所,周围没窗,那只能等人来了打昏他抢走钥匙了。
  “队长我跟你说,等下给我们开门的人一来,你打晕他,我抢钥匙开门,记得打这儿不然不会倒!”
  ……少天,你太看轻你队长了。
  然而,想象很美好,事实很残酷,人家来开门之前还专门放了迷药让他们再次倒下,然后几个人架着二人到了大堂。
  “文州!”
  “少天!”
  我们的几位家长看见另一位被绑架少年的家长后,同时惊呆:“喻总?”
  “黄老板?”
  “不好意思啊,我们家文州身为队长没保护好黄少。”
  “不不不不怪文州,他们是快到家才被劫持的。”
  这次是喻文州先醒的,看着身旁人的侧脸,有些自责,下定决心要保护好他。
  “喻少,好久不见?”
  “不久,也就一年吧。”
  这位大BOSS用刀挑起喻文州的下巴,同时拍了几下他身边的黄少天:“黄少,久违啊。”
  “不准打少天。”
  “一向以沉着冷静著称的喻少也会有担心和着急的时候啊……”
  “靠靠靠靠靠你不准欺负我们队长!队长队长你别怕我会保护好你的!就像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护在索克萨尔身前一样!”
  “黄少,一看你就不了解你们队长吧?”
  黄少天一脸懵地看着喻文州,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恢复了常日的微笑:“你要什么?”
  与以往的喻氏微笑不同,这个微笑里竟带着危险的气息。
  BOSS握住喻文州的下巴,离他的唇越来越近,黄少天都快急疯了:“你不能亲队长!队长是我的!我的!你不准动队长!有什么冲我来啊!”
  “黄少,你还是太天真了。”
  喻文州趁BOSS和黄少天讲话的时间,对不远处的自家老爸比了个嘴型:开枪。
  己方队友,收到消息就立刻赶过来的周泽楷开枪的同时,BOSS手里的枪也响起,目标是黄少天。
  “少天!”
  “黄少!”
  黄少天被压倒时其实还是懵的,刚才……发生了什么?
  喻文州用受伤的右臂圈住他,整个人都在不停地颤抖,时不时吸一口凉气,毕竟枪伤不是那么好受的。
  “文州(喻队)!”
  “队长……”
  “少天,已经没事了……”
  “队长!队长别昏!队长唔……”
  喻家主人已经在和黄家主人商量聘礼和嫁妆的事儿了。
  “五箱军火?”
  “太多了吧……人家孩子你情我愿的。”
  老板们你们还记得右臂中枪的喻队长吗?!
  过了好久,喻文州醒了,身旁陪着黄少天。
  “队长……对不起……我没和你说我家是混黑道的……还让队长受伤了……”
  “少天。”
  “???”
  “首先,我也要和你道个歉,我家也是混黑道的。其次,我很庆幸我将你推倒,否则我永远不能再看见你了。最后,少天,我爱你。”
  “队长……不是,文州,我也爱你……”
  这要是让道上的人看见如此少女风的黄少,那些因他而死的人还不得气活过来。
  “队长,你说……你这手臂又受伤了,还能打比赛吗?”
  “反正我的手速已经不能再退了,没事的。”
  “夜雨声烦一定会保护好索克萨尔的!”
END.

评论(12)
热度(96)